洪荒之證道永生 第七百一十章 大幕拉開(求訂閱)

作者:君主制書名:洪荒之證道永生 類別:女生頻道更新時間:2019/10/27 02:46:16字數:6
  ............

  西岐講臺之上。

  陸壓感受到眾人的真誠,也對做一個放心的眼神,一手作揖道。

  “道兄放心,這十絕陣奈何不了貧道。”

  “十絕陣是截教絕陣,但是,貧道自認對陣法還是有幾分見識的。

  更何況,貧道自認也做不出將三千文武之人血祭大陣,以性命來破陣的決絕之法。

  老實說,貧道實在想不通有哪個修士有臉提出的這有傷天和之法,沒有隕落陣中,當真是天理不公........

  你說是吧!燃燈道友。”

  說著,陸壓不經意的掃了燃燈一眼,似笑非笑,挑了挑眉頭,在大庭廣眾之下,絲毫不加掩飾。

  “哼.......”

  后者見陸壓如此針對自己,頓時面露怒色,骨節都捏著咯吱作響,不過身為先天神靈,萬萬年下來什么陣仗沒見過,當即面色絲毫不變,冷哼一聲便沉默下來,一切等日后再做清算。

  燃燈自己不在意,可在場其他人卻是聽得清清楚楚,當即卻面有所思,尤其是那些西岐大軍乃至一些文臣更是臉色大變。

  有那聰明的立刻就想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到燃燈的表情和陸壓的話語,頓時相信了不少,頓時也滿是厭惡的看了燃燈一眼,腳下下意識的遠離燃燈這廝,對其側目而視。

  而闡教一行仙家乃至楊戩哪吒也是退到一邊。

  到也讓燃燈額頭青筋越發暴跳,心中的殺意越發濃厚了。

  陸壓才不管他人的想法,對眾人吩咐一聲后,自顧自的就朝著十絕陣行去了。

  一轉眼便來到這陣內空間之中。

  “足下何人,膽敢孤身一人闖我等十絕陣。”

  只見那十天君之首的王天君,騎著一方異獸,手持一柄后天靈劍便來到陣前阻攔道。

  王天君見陸壓頭帶魚尾冠,身著大日紅袍,面白短須,腳踏虛空,高深莫測,周身沒有露出一絲氣息,第一時間,他就知道此人絕對不是一個道行淺薄之人,當即也嚴陣以待起來。

  陸壓也同時見到這王天君,望著其一身的精純修為,也不管他多想,當即一個個金色腳印呈現在虛空上,腳下自有一輪大日光暈將其托住。

  任著十絕陣的刀山火海,雷霆雨露,天絕地滅到跟前,便立刻被這輪光暈灼燒殆盡,始終無法觸碰到陸壓一絲一毫。

  緩步來到陣眼之中心,見到這面色肅然的王天君,當即便淡然道。

  “諸位小友,貧道陸壓在此見過了,如今量劫加身,爾等貴為道子,前途無量,何苦在此擺下陣勢,逆天而行!

  當時三教圣人簽押‘封神榜’之事,想必你等也知道。貧道也聽通天圣人曾嚴令諸位閉關潛修靜誦黃庭三兩卷,道友這般如此,就不怕去那封神榜走上一遭嗎?”

  陸壓的話語好似清風拂面,又宛如黃鐘大呂,直入本心,發人深省。

  十天君面面相覷,最后王天君輕嘆一聲搖頭道。

  “多謝陸壓道兄的好意,貧道也曾經在仙魔路上聽聞過道兄的大名。但我等諸多好友被殺,若不出這口惡氣,恐會念頭不通達。

  貧道無意和你這般高修為難,況且你也同我等無冤無仇,道友何苦參這趟渾水!!”

  陸壓聽聞后,眸中精光一閃,也輕嘆了一口氣道。

  “罷了,貧道在此也送諸位道友一個面子。

  你等且須知,你等性命不久矣!!”

  頓時,陸壓眼睛一睜不眨的就拋出這雷霆一擊。

  到也讓十天君各個眼皮一跳,渾身一顫,滿是詫異的望了一眼陸壓。

  看到他們上鉤了,陸壓也嚴肅道。

  “貧道也不瞞你等,最近那闡教燃燈,已然想出了一破陣之法,那就是用文武性命污濁大陣,到時候大陣不攻自破。

  到時一切就晚了,燃燈道人何等心性,你等也也該知曉,為人最是陰狠毒辣,狡詐奸猾善于隱忍,我從此人口中得知,那燃燈目的絕不僅僅為了破陣,而是想要將你等也一并誅殺,魂入封神榜,助他逃得殺劫。

  你們想想若是無有十絕陣護佑,那依你等修為,勝算如何?

  所以還是速速退去,回轉山門苦修,不然悔之晚矣.....”

  陸壓的話語情真意切,語氣中帶著淡淡的道韻,讓人本能的相信他之所言。

  只不過燃燈卻是再次被陸壓潑了臟水,也幸好他不在此處,否則,非得氣的和陸壓拼命不可。

  片刻,不過王天君等人也本能的相信陸壓所言,眼神中一片朦朧,心中糾結,但最后還是堅定道。

  “陸壓道兄拳拳赤子之心,我等心領了。只不過我等心意已決,同門兄弟情義不可辜負.......”

  陸壓見十天君眼中執著,勸退不行,當即也作揖道。

  “哎!!小友卻是沾染一絲劫氣,罷了,我等還是做上一場,如果貧道僥幸勝得一籌,那休要怪貧道?“

  王天君神色露出一抹戰役,心里也早就想試試當年在仙魔路上頗有盛名的陸壓,當年他不過初出茅廬,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可今時不同往日,他們得了截教真意,也早已不似當年了。

  當即他點點頭,正式啟動大陣,當即十方兇煞大陣矗立,流動暗紅色神光,其上陣紋就如利劍一樣的鋒銳。

  十天君同心協力并肩而行,如同十方遠古大陸一同降世,雄偉而懾人,兇煞之氣彌漫,陣紋跳動,直接朝陸壓席卷而來。

  陸壓則盤坐一輪大日之上,一手持扶桑神樹,一手掐出印決,頓時陣陣道韻響起,化作無邊神火之氣繚繞。

  諸天慶云之上,更有漫天的金烏飛舞,根根金色羽毛染上光華,橫陳萬古,而這慶云的深處更是出現一雙眸子,一雙冷厲且美麗的眸子,讓人頭皮發麻。

  這陣內的種種殺機,到了陸壓身前都被立刻蒸騰一空。王天君見此,也知道對方太強大,也立刻召集一眾兄弟全力施為,一時間,十絕陣竟然被催動到了極致,發揮前所未有的威能。

  “蚍蜉撼樹談何易........”

  陸壓一聲感慨,手中早就祭練完全的極品先天靈根扶桑神樹,閃過一道紅光,頓時便演化一道銀河朝著對方這十人刷了過去。

  隨著陣陣赤紅色光芒劃過,那毀天滅地的十絕陣神威裂開土崩瓦解,都被散去化作虛無。

  差距太大了。

  王天君知道自己奈何不得對方了,根本不敵,當即也便想要暫時退去,陸壓見此,手持扶桑神樹也淡然一笑。

  “貧道和那你們副教主廣成子有些關系,看在他的面上,這量劫之內,貧道便將你們待在貧道身邊修行,半步不離,也算是賣文師一個薄面。”

  “大日東升!”

  陸壓念頭一動,一枚符文便化作一片造化大地呈現其背后,萬物相爭競自由,山岳搖動,一金烏展翅擊天,扶搖直上三千里,金色的身軀如黃金鑄成,睥睨天下。

  對著十方天地就鎮壓而下.........

  下一秒,隨著陸壓的符文演化的造化神通,頓時這十絕陣就好似琉璃一般,“咔嚓”破碎之聲不絕于耳。

  僅僅一個呼吸,便化作一縷縷青煙消失不見了。

  而王天君等人也癱坐在地,受傷不輕。

  陸壓伸手又是一刷,即可便封了眾人的神通,正打算將其收入隨身空間之中,不料這時,從王天君懷里落下一物。

  陸壓正打算將其撿起時,不料細看之下,這竟然是一幅畫卷,材質驚人,非金非木非石,上面鐫刻有一黑白兩色陰陽魚,道韻深藏,神隱內斂。

  陸壓本能的就感覺不簡單,仿佛此物有大來頭,突然,片刻之后,根據廣成子的記憶,識海中才靈光一閃,驀然想起來,這不是那先天至寶太極圖嗎?

  當即陸壓也聯想到先前闡教將此至寶落入十絕陣之中,看來是沒錯了。

  只是不知這太極圖為何會落入王天君手里了。如此看來本尊那大師伯說不能也在默默關注這十天君。

  看來他不知不覺間還引起了一位圣人的注意,看來之后行事要小心了,不要露出什么麻椒。不過正好用此物化解一方劫難。

  “道友,你大禍臨頭竟然還不自知,你竟然敢留下人教圣人老子的至寶太極圖,你可真是......”

  陸壓一副詫異的望著王天君,滿是惋惜道,到也讓王天君聽聞后一驚一乍,滿目驚容,尤其聽聞那太極圖竟然是太上老子的靈寶,頓時心里冷汗直流,面色一陣煞白。

  陸壓嘆了一口氣,頓了頓才道“罷了,此圖在此便交由我保管,今后遇上文師便交于他,讓廣成子送上老子圣人道場.........

  至于你還是隨貧道聽經卷十萬,化解劫氣吧!”

  陸壓說完也不管眾人想法如何,直接將太極圖收起,并且挨個將其緊固好。

  “多謝陸壓道兄大德。”

  一時間讓西岐大軍折戟沉沙的大陣中只傳出這一道聲響。

  陸壓點點頭,轉身便回到西岐大營。等待許久的闡教金仙和一眾將領們,見陸壓出來了,也一陣恭維道。

  “道友神通廣大,我等不能及也,我等感激萬分.......”陸壓也正打算敘舊一番,可不料這時燃燈卻滿臉不滿的開口問道。

  “既然陸壓神通!!可為何不將其誅殺,送上封神榜?此等逆天而為者,必遭懲處。”

  突然其中冒出了這一道不和諧聲音,燃燈話語中質問之意昭然若揭。

  讓闡教金仙也不禁皺眉,哪吒更是想要反唇相譏,可被陸壓用眼神阻止了。

  “燃燈道友,你莫不是走火入魔了吧,殺心竟然如此之重,早晚一天必有大禍來臨,死無葬身之地。

  何況貧道和截教道友無怨無仇,也無殺劫,為何要行那殺伐之事。再者,貧道和你也無有任何關系,你若再要對貧道指手畫腳的?貧道便將你拿來祭起........”

  陸壓面露微笑的威脅道,接著也甩袖子對眾人打了聲招呼,便也離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