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直播間 2023 異位疼痛的心梗(月票65000加更×130)

作者:真熊初墨書名:手術直播間 類別:女生頻道更新時間:2019/10/27 02:44:00字數:6
  “……”蘇云愣了一下,患者?外科診室里面的那個?

  “有問題?”

  “懷疑有事兒。”鄭仁急匆匆的說道。

  倉促之間,他找不到一個完全的辦法瞞過蘇云。要么眼睜睜看著患者出事兒,要么就要報著引起蘇云懷疑的風險。

  但鄭仁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選擇了救治。

  至于蘇云這貨,以后再想辦法糊弄他好了。就算是他有疑惑,自己一聲不吭,他能把自己怎樣?!

  鄭仁大步走進外科急診室,見周立濤正在給患者檢查左側肩關節。

  “周總,我來吧。”鄭仁放慢腳步,走了過去。

  周立濤見鄭仁穿著自己的白服進來,很是不理解。

  只是個肩周炎的患者,鄭老板也有興趣?不應該啊。

  不過他習慣性的向后退了一步,把查體的位置讓給鄭老板。

  “你哪不舒服?”鄭仁虛抬著他的左臂,沉聲問道。

  “都問多少次了,每次換個大夫又要問一遍,你們這是不是帶實習生?”患者一臉絡腮胡子,憨聲憨氣的說道,“沒事,我理解,誰不是從小大夫熬過來的。”

  鄭仁笑了笑,這人挺不錯的。

  “你還沒告訴我哪不舒服呢。”鄭仁笑著問道。

  “左側胳膊疼,昨天下午來看了一眼,說是肩周炎,建議我去骨科。門診人太多了,去積水潭啥的人更多,我就開了點止疼藥回去了。”絡腮胡子說道。

  鄭仁道,“現在你躺下,慢著點,我做個檢查。”

  “你這小大夫,一點都不專業。”絡腮胡子不屑的說道:“肩周炎么,我在好多地兒都看過。沒一個讓我躺下做檢查的,你以為是肚子疼?”

  不過話是這么說,他還是躺了下去。

  這人看著兇,其實是刀子嘴豆腐心,能配合的時候都會盡量配合。

  鄭仁扶著他的后背,盡量不讓患者自己使勁兒。

  周立濤愣住了,鄭老板這是準備干什么?

  趁著這面患者注意力在躺倒診床上的時候,蘇云湊到周立濤耳邊小聲說道,“周總,老板讓你準備硝酸甘油。”

  周立濤聽到這句話,怔了一下,來不及細問,轉頭就走。

  “心電機也推過來,小點聲。”蘇云叮囑。

  “怎么個疼法?”鄭仁繼續問道。

  他扶著患者躺倒床上,見系統面板的顏色沒有加深,心里略穩定了一點。

  其實出問題的可能性不大,按照患者本人的說法,應該是昨天晚上就因為左側肩關節疼痛來醫院就診。

  因為是典型的肩關節疼痛,片子沒事,所以開了止疼藥患者就回家了。

  今天一直不好,這才又來就診的。

  “就是陰天下雨左側肩膀就疼,活動倒也沒啥的,但不能吃勁,一用力疼的就厲害。”絡腮胡子說道,“一般歇歇,幾天也就好了。這次最重,昨天晚上吃了三遍止疼藥都不見好。”

  “現在有沒有加重?”鄭仁假裝活動患者的左側肩關節,詢問病史。

  其實他是在拖延時間。

  “沒有,一直都那樣。”絡腮胡子好奇的問道,“小大夫,你這也沒什么特殊的檢查,一直搖晃我胳膊干什么?”

  這時候,鄭仁聽到很輕的車輪聲音,知道是心電圖機器到了。他側頭看了一眼蘇云,又看向門口。

  周立濤手里拿著搶救車的備用硝酸甘油瓶子走了進來。

  看見硝酸甘油,鄭仁的心放下了一半。

  他接過瓶子,笑著說道,“手伸出來。”

  “怎么?”絡腮胡子詫異的問道。

  “你別動,給你吃一粒特效藥。”

  “你是藥廠的銷售?來912做推銷的?”絡腮胡子更是詫異,“912怎么也墮落的跟私立醫院一樣了?不對,私立醫院沒有廠家銷售的人,現在912怎么這么亂。”

  “我不是銷售藥的人,不管你要錢。你把藥含在舌下,很快疼痛就好了。”鄭仁笑道:“我剛開完學術會,這是人家教授自己做的特效藥,專門治療肩周炎。”

  手里拿著硝酸甘油,鄭仁不是很緊張了,說話開始發飄。信口胡說,舒服的很。

  絡腮胡子半信半疑,把鄭仁倒在他手心里的硝酸甘油含服在舌下。

  “做個心電圖看看。”鄭仁長出了口氣。

  “別!”絡腮胡子馬上覺得不對勁了,“你們是不是要訛我錢?我是走錯地兒了么?”

  “沒有,912大家大業的,能差你那點錢?”蘇云鄙夷的說道。

  912的招牌就是好用,加上蘇云不屑的語氣,讓絡腮胡子放了心。

  事情就是這么奇怪,好好說話的時候,太特么像是騙子了。反而蘇云這種,有幾分店大欺客的語氣,更容易讓人信任。

  人世間的事兒,就是這么古怪。

  解開絡腮胡子的衣服,幾個導聯聯好,心電圖機發出一陣嗡嗡聲。

  隨著吐出來的紙越來越長,蘇云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V1-V5導聯動態性ST段改變,ST段上抬,T波上升支形成單向曲線。

  并且可以看見異常Q波。

  除了這幾個導聯之外,AV1導聯也有類似的改變。

  前壁心梗,還是新鮮和陳舊的都有。

  周立濤看到心電圖后,嚇了一大跳,不過患者已經舌下含服硝酸甘油,短時間內應該沒什么問題。

  鄭仁看了一眼周立濤,也沒再說什么,而是轉身離開。

  剩下的事務性工作,都交給周立濤去做好了。

  912的循環介入水平也不差,鄭仁下午還有事兒,沒心思去帶著患者闖進循環科,把循環介入手術都給做了。

  那樣的話,太囂張了,也不符合規矩。

  “大夫,為什么做心電圖啊,我舌頭下面的藥,是不是能咽下去了?”

  鄭仁離開外科急診室,聽到里面患者還在問周立濤問題。

  “老板?”

  果然,就像是鄭仁預料的那樣,蘇云的問題隨即而至。

  “嗯。”鄭仁覺得好累。

  想要糊弄別人容易,要糊弄蘇云就難了去了。

  這貨粘上毛,比猴都要精。

  “你怎么發現的?”蘇云的聲音略有低沉。

  鄭仁嘆了口氣,大豬蹄子的系統面板難就難在這里。

  看一眼就知道?這種糊弄鬼的話誰肯相信。

  可看見血紅的系統面板,看見要死人的前壁心梗的診斷,自己能不去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