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游戲滿級后 第二百五十九章 提前出局,滿盤皆輸

作者:文笀書名:修仙游戲滿級后 類別:女生頻道更新時間:2019/10/27 02:42:09字數:5795
  所以,到了最后,也終究是沒有人知道那南山先生是何人。文氣碑上《傾朝》光輝依舊是沒有斷絕,落在那大明湖中間,奪去了絕大部分的目光,這是表現程度比那君子柯壽的《長氣三千里》還要夸張的作品,但也因為其局限性,傳播度廣不起來,不過這也足以讓整個疊云國翻天覆地了。

  荷園會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沒有什么事可以打擾到,這是當下疊云國最重要的事。因為荷園會的存在,明安城內也是一片祥和熱烈,那些傳進來的消息到底變成了捕風捉影的一角,不值得去細思。

  何依依是看重詩文會成就,也是最上心的一個。從一開始在詩文會上寫作的時候,他就抱著最用心最認真的態度,努力將自己最好的作品展示出來,正是因為他這份上心和看重,所以不滿于居心那般滿不在意的樣子也能輕松登上那文氣碑,事實上只能說他同居心一起從小長到大還并不了解自己這個青梅竹馬罷了。他雖然疑惑于秦三月為何中途放棄,但對胡蘭能夠上榜并不詫異,因為她的先生本就不一般。

  就在他的作品只差那最后的點睛之句的時候,那一首《傾朝》出現來,毫不客氣地將其他人所有的文字全部一巴掌拍下去,然后獨自占據整個文氣碑。看到那樣的金輝熠熠,神鬼慟哭的場面,他知道,無論自己的作品完成與否,都與那文氣碑無緣了。那一刻,他體會到了上一次荷園會無數才子面對《長氣三千里》的無力感。打不過的,贏不了的。

  四人里最懷揣期待的他,落了個最不甘心的結果。但是再怎么不甘心,也只好一口悶到肚子里,等一個合適的機會再梳理出來。

  荷園會前兩天里,何依依一直是待到最后才離開,是毫無疑問的積極分子,但是今天,在那神鬼慟哭之后便黯然退場了。剩下的對他來說沒什么好看的了,最精彩的沒有抓住,也就不甘愿做那雞肋之事。居心同何依依一起許久了,感受得到何依依心里頭那份沉悶,不愿他這般沒有道理地消沉,在他離去后不一會兒,也就同秦三月她們告別回去了。

  秦三月和胡蘭就是對荷園會最不在意,最不上心的兩個,沒有有趣的事情過后,她們寧愿圍著大明湖逛一逛,看看風景。

  “我把想讓師姐看的信寫在那里,會不會不太好啊?”胡蘭過后想來,也難免覺得有些羞意上臉。

  “沒什么不好的,世間萬物,息息相關,大師姐同我們一起讀書幾個月,或多或少都和我們有一些微妙的聯系,興許你的這封信會在機緣巧合之下被她所看到。”秦三月說。

  胡蘭傻呵呵地笑了笑,“聽不懂誒。”

  秦三月說:“以后會懂的。”棋盤世界一事過后,秦三月便明悟了某些事情,對萬事萬物之間的關系有了不少質的認識,所以才有了《生息》一說,只不過她也還沒有弄得明明白白。

  胡蘭沉默一會兒后,問:“那《生息》是不是姐姐你寫的。”

  秦三月一口氣頓住,繼而緩緩吐了出來,“是我寫的。”她沒有理由去同胡蘭隱瞞什么。如果這些事也要遮遮掩掩的,那就未免太可悲了。

  胡蘭心朝大地:“姐姐你是覺得文氣碑沒有收錄你的名字,想必是自己有些特殊,所以才沒有說明吧。”

  “大概吧。”

  胡蘭很了解秦三月,畢竟朝相挽,夜共眠。

  “按理來說,在這個時候我應該說些好聽的話安慰一下姐姐,”胡蘭停了停,“但是,我覺得那未免太過生分了。我只想說,不管怎么想,姐姐都還是我的姐姐。”她抬頭望著秦三月,“所以啊,姐姐你以后要是有什么煩惱,一定要和我說,就算我幫不到你,也還能和你共同分擔。”

  秦三月愣愣地看著胡蘭,只覺胡蘭比以前懂事了不少。她習慣性地捏住胡蘭的臉蛋,笑著說:“好呀。”

  胡蘭報以微笑。

  “我睡著的這兩天發生過什么事嗎?”兩人繼續向前。秦三月這般問起。

  “兩天我都守在床邊呢,也不太清楚。不過居心姐姐倒是沒日沒夜地和我說著外面的事情。”

  “從我昏睡過去開始吧。”

  “嗯……那棋局呢,最后是井不停勝了,這一點我其實不太明白的,明明棋盤世界里,姐姐你贏了井不停,雖然不是現實世界,但總該有些影響才是,反正我依稀記得最后那片棋盤世界是崩塌了的。哦,對了,那個井不停問我姐姐你的名字。”

  “你說了?”

  “說了呀,我覺得沒什么影響的。”

  “嗯……”秦三月其實想說井不停知道曲紅綃同她的關系,但是想著胡蘭太過在意大師姐,就沒有說,“你繼續說。”

  “之后我就是從居心姐姐那里聽的了。琴會上面前面沒什么特別的,到了最后,那位同先生相識的白薇姐姐啊——”

  “白薇?是燈會那天晚上的那個姐姐嗎?”

  “是啊。她彈了三首曲子,《朝凨》、《新月》、《落潮》,驚艷了全場……不對!是四首曲子,只是第四首沒有名字,而且據居心姐姐說,那第四首曲子聽上去不像是為眾人所彈,包含著絕對的私心,她覺得那或許是只為一個人彈的。”

  秦三月聽此,不禁呢喃:“老師……”

  胡蘭說:“嗯,對,先生也有在那里聽。而且我還從何依依那里聽說,琴棋會上,先生就是同白薇姐姐一起的。”

  秦三月不自覺的,已經把一份笑意擺在了臉上,她想,或許老師已經明白了什么是不一樣的白薇。

  “然后呢?”

  “然后呀……”

  ……

  “《傾朝》……南山先生……有意思。”

  竹海云霧里,白衣男子輕撫著一頭純白色的鹿。這頭鹿正垂首舔舐著野草上面的露水。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只白鶴,修長的身體如遺世獨立的仙。白鶴口吐人語:“我們失敗了嗎?”

  白衣男子點頭,輕聲道:“失敗了。沒被發現還好,發現了便只有失敗。”

  “那是不是該收手了?”

  “再不收手,李命就該來找麻煩了。”白衣男子笑道。

  白鶴說:“這場博弈,若不是那南山先生,本該我們勝利。”

  “可偏就出了個南山先生。”白衣男子負手而立,“硬要說的話,我們早就輸了。”

  “為什么這么說?”

  白衣男子笑了笑,“因為小白龍早就不在沉橋江,被人弄到落星關去了。”

  “這怎么可能!應當沒有人會發現他才是啊!”

  “我也是剛知道的。”白衣男子嘆了口氣,“終究是棋差一招啊,只是不知這一招是那李命落的,還是其他人。”

  “小白龍神格中有行令禁制,應該不會被差遣才是啊。”

  “再厲害的行令禁制也有破除的手段。終究還是當初留下太多瑕疵了。”

  “那我們就真的是全盤皆輸了嗎?”

  “是啊。”白衣男子輕輕摸著白鹿的角,然后忽然一折,折下來手掌長的一塊,“偷梁換柱的人出局了,想必那坐等漁翁之利的人也不遠了。也是,也該儒家贏一回了,畢竟大運逆潮之際。”

  白鹿輕輕鳴叫一聲,然后繼續舔舐露水。

  “把這個交給李緣,當作對疊云國國運的賠償。”白衣男子將折下來的鹿角扔給白鶴,白鶴輕輕側了側身子,那鹿角便落進它的羽毛之中。

  “我們退局的話,要不要我把小白貓也帶回來?”

  “算了,送給那位姑娘吧,興許還能結個善緣。”

  白鵝輕鳴一聲,展翅離去。

  白衣男子立于原地,發呆許久,“黑線退卻、小白龍被發現、南山先生破局……或許我出局脫身是一件好事。”

  或許吧。

  ……

  葉撫并沒有在白薇那里留太久。

  白薇是個好老師,教得很明白,很快;葉撫是個好學生,學得很快。不過實際上,葉撫學這個也就當消遣時間的一種方式,他的確不需要刻意地去學,真想會彈琴,也不過是轉念之間的事,不過那樣的話對于他來說顯然是毫無意義的。他肯耐下心花幾個月的時間去釀酒,去制茶,便毫無疑問地耐得下心來聽白薇的絮絮叨叨。

  沒有煩惱,不受叨擾的時間過得很快。

  葉撫并沒有在白薇這里待多久,同她演奏完第一個部分后,便做了道別。總還是需要各自的時間和各自的空間,去認真地思考一些事。

  從大明湖湖灣那邊回來了,葉撫的目的地很直接,他在明安城北街的集市里找到了駱風貌。

  駱風貌大概真的是孤獨久了,那山里的花花草草看厭了,何況又經歷了一個五年無香火的長草時間,憋屈極了。所以當葉撫看到他的時候,他滿臉春風,閑庭信步,看上去開心極了。

  駱風貌四處張望著,看著這里那里的風景人情,在不經意的轉首之間,瞥見遠處的廊橋上,葉撫一臉笑意地看著他。他登時心里一口氣罷掉,說實在的,經歷了這夢幻的半天,該傳達的傳達到了,也見過了那般盛況,也在大街小巷里體驗了許久沒有體驗過的市井煙火氣,他其實挺滿足的,但是他深知,這份滿足不是自己給自己的,而是別人所創造出來的。所以,愉快的背后總是有空蕩蕩的感覺,在見到葉撫時,那空蕩蕩的感覺才徹底落到實處去了。

  他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心態,快步趕到廊橋那邊去,“先生在這兒很久了嗎?”

  葉撫搖頭,“沒多久。”

  “先生怎么不早點喚我?”

  葉撫笑了笑,“見你挺開心的,我想再見到我你大概就沒那么開心了,也就沒有去打擾。”

  駱風貌苦笑一聲,“沒有先生,也自然就沒有現在的一切。”

  葉撫沒多說什么,問道:“你臉上的面具是那個個頭不高的少女給你的吧?”

  “嗯,那位姑娘還給了我一些錢財。”

  葉撫笑了笑,心想那位千將大人殺敵勇猛異常,也還有著細膩的小心思。

  “先生,其實我想問,那《傾朝》如何?”駱風貌忐忑問道。

  葉撫點頭,“很深刻,很有思想,也很有情感。”

  “有傳達出去嗎?”

  葉撫說:“你應該不知道,疊云國現在除了明安城,已經是滿朝風雨了。”

  駱風貌長呼一口氣,心里最后的間隙收斂了。

  “你不問問結果如何嗎?”葉撫問。

  駱風貌笑了笑,很是灑脫,“結果于我其實不重要了,為人為神鬼,都是國家的臣子,該做的必須要去做。現在完成了最后的夙愿,也是一副人不人,神不神,鬼不鬼的模樣,我就不再把我當作疊云國的臣子了吧。”大抵生死置之度外,才有這份灑脫暢然吧。

  “你為疊云國所做的,的確不應當只是一個臣子所做的。”葉撫說。

  駱風貌笑笑而過,沒有太過在意。“先生,我想做的,你都替我做了,接下來你要我做什么就只管說吧。”他是個直腸子,沒有什么彎彎繞繞的,所以葉撫說過他終其一生也就混個三品官。但面對葉撫,的確還是直接一點好。

  “明后天你就自己好好玩一下吧,畢竟在山里待了那么久,五年不見個人影,總歸也是辛苦。”

  “那最后一天要我做些什么呢?”駱風貌問。

  葉撫說:“等到那天我會同你說的。”

  “那好吧,先生還有什么吩咐嗎?”

  “沒什么其他事的,注意一下你現在叫南山先生,不是駱風貌就是了。”

  駱風貌鄭重點頭。“駱風貌已經死了。”

  他心里也清楚,是啊,疊云國那個為人為神都是忠臣的駱風貌已經死了。

  葉撫揮揮手,轉身離去,“如果到最后一天,你想反悔早點同我說,畢竟那樣的事承受起來并不容易。”

  駱風貌望著葉撫的背影許久,知道消失在燈火闌珊之處,才幽幽地嘆了口氣,在心里默默地想:“做了疊云國三十年的臣子,盡心盡力,沒有違背一點初心,哪怕永世不得超生我也要做這件事。先生,還有什么事比永世不得超生更難承受的嗎?無論如何,我都只是南山先生了。”

  他轉身,一頭鉆進人潮人海。

  ……

  葉撫回到宅院,穿過前院后,便在那假山之間的拱橋上看到了秦三月,興許她已經等了很久了。

  葉撫走了過去,沒有壓下腳步聲。

  秦三月從發呆沉思中驚醒,看著那身影從朦朧轉到實實在在,“老師,你回來了。”

  “等很久了嗎?”

  “沒呢,我和胡蘭也才剛回來不久。”

  “胡蘭呢?”

  “她好像又要突破了,現在正在修煉。”

  葉撫稍稍一愣,“這么快嗎。”

  秦三月笑著說:“師妹是了不得的天才啊。我感覺師妹成長了一些,不止是修煉這方面。”

  “哦,怎么說?”

  秦三月想了想說:“更懂事了吧,老師你也看到了吧,她寫給大師姐的信。我感覺,她對大師姐應當只是憧憬和向往,不再會有那么大的壓力了。”

  葉撫說:“人嘛,成長總是在不經意之間。”

  “對啊,我只是睡了兩天,居然就有這么大的變化。”說著自己睡了兩天,秦三月才反應過來自己找老師的目的。

  見著秦三月的眼神,葉撫笑了笑,“想說什么就說吧。”

  秦三月坐在橋頭上,葉撫順著坐在她旁邊。

  “在看棋的時候,我學著去將每一場棋局都演練成一個陣法,這些我都做到了,直到面對著甄云韶和井不停那一棋局……”秦三月將自己在棋盤世界里的遭遇和想法盡數說了出來,“其實在同井不停下棋的時候,我沒想過自己會贏,就是想試一試腦海里的想法。”

  “是大數參解,小數俱分嗎?”

  “老師你知道啊。”

  “我也在看著的嘛。”葉撫笑道。

  秦三月點點頭,“我就是那般去嘗試,然后計算出了那一種可能性,就贏了。”說著,她轉音道:“其實啊,我覺得我贏根本和技術無關,全部贏在一手計算上面。也就是這一點讓我意識到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

  “我的計算能力似乎和每個人都不一樣。”

  葉撫問:“怎么說?”

  “我每次計算演算的時候,一旦用心道深處,總感覺能站在另外一個視角去看待萬事萬物,就好像任何事物都只是在我的意識當中一般。”

  葉撫沉默了一會兒后問:“那你覺得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單單對我的幫助,想來應該是好事吧。”秦三月說著沉默了一會兒,“但……因為這一點,我沒法明白地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

  秦三月望著葉撫,“老師,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撫頓住了,他從秦三月的雙眼里看到的是一種渴盼。她渴盼自己是個尋常的人,渴盼著自己不用去面對那些太過神秘龐大的事情。

  “先生你看過《生息》,應該也知道,文氣碑只是收錄了《生息》,沒有收錄我的名字。還有井不停,一步一步走到現在,也是為我而來;在黑石城的時候,看到天上的機關飛艇,我感覺熟悉;點靈燈的時候,我害怕那靈燈。所以啊,我在想啊,我到底是誰?”

  葉撫眼神有些飄忽,秦三月問自己是誰的時候,他又何嘗不在想自己又是誰。只是,秦三月能同他說起她的心事,但是他不能。

  葉撫呼了口氣說:“你上輩子是南疆一個小國的公主,死于終老;上上輩子是北原一個部落里的孩童,死于凍月之霜;再往上,是一個普通的農家少女,死于饑荒……”葉撫一連說了好多好多,然后停了下來。

  “這輩子呢?”秦三月抿著嘴,垂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葉撫站起來,站到她面前,“這輩子啊……”

  秦三月抬起頭望著葉撫。

  葉撫輕聲說:“你是三味書屋的秦三月。是我的學生,是胡蘭的師姐,是曲紅綃的師妹,是街坊鄰居眼里的乖乖女。而你以后,會是什么樣子,全由你自己決定。”

  “真的?”秦三月像是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那么渴盼,一雙眼里盡是輝彩。

  葉撫笑著回答:“真的。你能應對的便去應對,應對不了的可以找師妹師姐幫忙,都應對不了的話,還有我。”

  “老師都應對不了呢?”

  “無法應對的話,就一起面對啊。”葉撫彎下腰,憐愛地撫著秦三月的額頭。

  秦三月將一對眼睛彎成月牙,笑得很滿足。

  ……

  明安城內熱鬧一片。

  卻在明安城之外,早已是一片焦灼。

  疊云國東西南北上下大大小小一共兩百余城,無一幸免,便是那幾乎不曾出現在國事上的黑石城也破天荒的被查得個徹徹底底。

  五年前的沉橋一事,牽扯到的所有大大小小的官員無一幸免,全部到了那都城去等候安排,即便是那些曾參與過修橋的工匠們身份也弄得清清楚楚。疊云國在人員編排的記載上面從來沒有疏忽分毫。

  一整個晚上里,疊云國上下真的是驚動了一片。

  生活在都城里的人們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只知道忽地在夜半月深之時,那左丞相徐珂丘的大宅子生起了一把火,從頭到尾燃的個徹徹底底,宅內大大小小的丫鬟仆人四散逃離,老孺之生斑駁一片。到了最后,也沒有人知道那把火到底是怎么燒起來的,只知道那左丞相徐珂丘命數不好,被一把火把那半生的輝煌燒得干干凈凈,落到最后,成了個一片焦黑的凄凄慘慘之狀。偌大一個丞相府,一夜之間,消失殆盡。

  或許也有人夜半起床方便時,透過窗戶縫隙朝外看去,看到一列列身著重裝、寒氣徹骨的隊伍穿城而過,游走在大街小巷每一處。或許他們會在次日醒來之時,聽聞某某家某某家背了反黨之羽,進京待斬。

  從來沒有人想過,疊云國朝上的行動力那么強,一日之內,挖空了全國的蛀蟲和逆羽。以至于他們不禁懷疑,那些蛀蟲和逆羽是如何在這樣的疊云國里存活下去的。

  大概不會被注意到的只有這么件事。疊云國的山山水水里,那些曾經或者現在有著香火供奉的山神廟、水王廟、土地廟等等大大小小的神廟里都有著疊云國朝廷的人在做著某些事。

  李明廷從一開始下了那幾十道圣旨后,就沒有松氣,他甚至親自去重啟五年前的沉橋一事,將朝廷內外理得透透徹徹。在國事面前,即便是他的親兒子李泰然也無法幸免,就因為李泰然同那國運一事有過一點瓜葛,便毫不客氣地將其打做階下囚。一個皇帝的威嚴和決斷在李明廷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那些站的位置不夠高的官員們,也只管悶著頭就是了,只知道個這件事后,以后上朝的人要消失掉許多熟面孔了。

  深夜里,議政殿不斷進進出出著各等官員,匯報著這里那里的情況。李明廷將那記載著疊云國各路香火地方神的冊子來回看了一遍又一遍,去了解他們每一個人的情況。

  “長寧備成軍徐大都統求見!”

  李明廷聽見外面的太監高呼,同身旁的宦官說道:“讓他進來。”

  宦官勾著腰幾個步子邁過去,“請徐大都統進來!”

  不一會兒,一身披硬甲的英武男人走了進來,拜倒在地,“叩見皇上!”

  “情況如何?”

  “疊云國神冊在冊大小香火地方神攻擊一百七十三名,養龍山脈、柳河之圍、淺莠湖、天壽山脈……共計一百七十一位香火神安然無恙!原豐白江,現沉橋江江神失蹤,洛云城與明安城交道之間的鞍山山神失蹤。”

  “詳細說來。”

  “沉橋江江底神廟尚在,完好無損且匯聚著大量神道香火。鞍山神廟荒廢,鞍山山神神格已失,神位不再。”

  李明廷心里一沉,偷梁換柱,換的便是那沉橋江的江神,這一點他知道,但是那鞍山山神……

  “鞍山一事細說。”

  “鞍山山神本是當朝工部行知駱風貌,其死于一場洪澇之中,祖祠司領處為表其功德,立其為鞍山山神,供香火,為正統神。五年前,沉橋一事發生后,作為修筑那八座橋梁的駱風貌首當其沖受到譴責,百姓不再供香火,使其背負‘罄竹難書’之名,自此,鞍山神位荒廢。半月之前,鞍山山神駱風貌不知以何等辦法,脫離神位束縛,離開鞍山,一路直向都城,但在都城之外被長寧軍第三司捕捉,原定于前日斬首,之后有人將其救了下來,至今下落不明。”

  李明廷悶哼一聲,“放肆!長寧軍第三司哪里來的權利去處置他!”

  “是左丞相假傳圣旨告于第三司斬首的。”

  李明廷氣不順心,漲紅了臉,“混賬東西,混賬東西!”

  “請陛下保住龍體!”

  “當初那駱風貌背負罵名,舉朝上下都沒有一人知道嗎?都沒有一人同朕上奏嗎?還有那祖祠司領處,都是一群吃干飯不做事的嗎!叫他們管社稷身為,就是這般行事的嗎!”

  徐大都統叩首在地,不敢回答。

  李明廷重啟了沉橋一事,知道了前因后果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便是那當朝左丞相攔了那一切消息。他只是氣極了,無處可發。至于那左丞相,早就在幾個時辰前化作了灰。李明廷知道那左丞相位高權重,要走正規程序去處理他或許要上個好些天,不如一把火直接燒穿了去。

  臣是一時的臣,君是永遠的君。

  李明廷怒喝:“把那祖祠司領處、工部、刑部管事的全部叫來,朕要讓他們好好看,一口皇糧怎么吃才算舒坦!”

  宦官領命,當即一層一層往下傳去。

  之后的幾個時辰里,議政殿都沒有停歇過。一句一句“保重龍體”不知說了多少次。

  舉國上下的動亂來得快,來得猛,但也只是持續到第二天日暮便漸漸沉定下去。李明廷親自上手,肅清朝野,該殺的絕不留一口氣,至于那些往日里最多蹲一輩子牢的也全都殺了個干干凈凈,叫疊云國舉國上下重新見到了當初那“弒父上位”的君主的殘暴之處。

  大勢定下來過后,一天一夜未曾休息的李明庭才難得地緩了口氣,把那些收場的事交予該做事的人去做,把所有的宦官宮女全趕走,自己一個人回到御書房發呆。一國之君,也有心事。

  直到日落山頭,悶凄凄的御書房里才來了第二個人。

  “父皇……”李明庭恍惚地站了起來。

  李緣見著李明庭這般模樣,也終究是沒說得太重,“李明庭啊,但凡你一顆心全落在疊云國上,也不至于半個朝廷都被人換空了。”

  李明庭苦聲跪倒在地,“孩兒的錯。”

  李緣沒有讓他起來,幽幽地說:“當初在求道和登基上,你選擇了登基,便不能再把手伸向求道了。做人不能貪心,做帝王更不能如此。這些事情,一旦選擇了便沒有后悔的機會,你應當很清楚才是。”

  “是孩兒昏了頭,蒙了眼。”

  李緣嘆了口氣,“死的考驗向來沉重,希望你能邁過去,不能的話,就早點立太子吧。”

  “我——”

  “現在不用同我說這些,留在你自己心里。”李緣呼了口氣,“讓人好好找一下那駱風貌。還有,沉橋江的江神之位,等荷園會過后再立。”

  “孩兒聽命。”

  說罷,李緣反身便消失在這里。

  獨留李明廷一人一臉悵然地立在原地,許久之后他才嘆了口氣,轉身回到桌椅上。

  一聲嘆息,是他放棄掉的許多東西。

  “好好做個君王吧……”

  離開皇宮后,李緣打算去那沉橋江,將那里暫時封印住,留待荷園會過后再處理。

  剛落到沉橋江江邊,天上忽然響起一聲鶴唳。

  李緣抬起頭望去,“七月的疊云國,哪里來的鶴。”

  念罷,忽地一道白芒拂過,陡然撕破黑夜,剎那之間又消失不見。李緣反應極快,當即便是劍罡護體,泥丸宮內四柄飛劍蠢蠢欲動。

  卻在此時,一道空靈之聲響起,“李緣劍仙切莫著急。”

  李緣回頭,之間那黑暗之中,一道純白的身影立于江上,些許勾勒的影子,搭出一片空明之感。一只白鶴站在那里。

  “你是?”

  白鶴口吐人言,“我奉我家主人之令,為李緣劍仙帶來賠償。”

  “什么賠償?”李緣眉頭緊皺。

  白鶴說:“對疊云國國運的賠償。”

  李緣當即一身劍氣尖嘯起來,“你們便是那偷梁換柱之人!”

  白鶴說:“這本就是一場博弈,李緣劍仙既然是當局人,便不應當這般。我家主人失敗退局,我便帶來賠償。”

  李緣幽幽道:“你家主人是誰?”

  “李緣劍仙,你這般言辭可不符合規矩。”

  李緣冷哼一聲,“國運之失,你們用什么來賠償?”

  白鶴聽此,張開雙翅猛地一扇,一縷白光閃過,便只見一團令人感到清爽的氣息掠向李緣。李緣神念一動將其收下,然后探視一番,皺著眉不太確定地問:“自然之息?”

  “正是,這小塊鹿角里蘊含著上千年的自然之息,足以彌補疊云國缺失的香火國運。”

  李緣意識忽然一動,震驚異常,“你家主人是白——”

  白鶴鳴叫一聲,“李緣劍仙,心里知道便可,不必說出來。”

  李緣神情復雜,“沒想到那偷梁換柱之人居然是他。”

  白鶴展翅,騰飛而起,“我的任務完成了,李緣劍仙,有緣再見。”那一道身影漸漸消失在夜空之中。

  李緣心里百般思萬般緒。

  “那南山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讓他提前出局……”

  良久之后,他才回過神來,將那沉橋江的神殿封印住。

  荷園會只剩兩天了,一步一步走著都是膽戰心驚,既定的局面越來越撲所迷離。李緣已然堵上了一國之運,也只能期盼自己選對了隊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