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第470章 管住嘴

作者:陳詞懶調書名:未來天王 類別:其他類型更新時間:2019/08/29 00:30:32字數:1160
接下來幾天,方召大部分時間都在藝術中心這邊,與學員們之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多。

參與排練的學員們也發現,這位年輕的藝術家,還真不簡單,網上報道的那些新聞一點沒夸大。從槍炮機甲到藝術考試,甭管他們說什么,方召都能接上話。

一開始古芒還擔心方召壓制不住這幫年輕學員們,這些小娃娃們可都是在隱星出生長大的,從小接觸的環境不同,排練過程中總會出現一些小摩擦,處理不好的話,說不定就能打起來。

尤其是那幾個愛挑事兒的,古芒打算著私底下找他們談談話。但觀察了兩天發現,他準備的那些談話內容壓根沒派上用場。

在排練場晃悠一圈,古芒閑著沒事去找其他教導員說會兒話。

藝術中心的休息室。

“古芒,我怎么感覺你最近很閑啊?”有人問。

“那邊用不著我啊,有方召就夠了。我也就只能過來跟你們說說話。”古芒挑了張椅子坐下。

坐在邊上的一名教導員眉毛一挑:“整個樂團的指揮就方召一個?你們沒派人過去協助工作?”

“派啦!但也分擔不了什么事情,大部分還是得方召親自處理,樂譜上的細節都是他寫出來,排練的時候他還得親自上場指揮,減少演奏過程中的瑕疵。”

“這些別人都不能分擔?咱這里也有專業的音樂家啊。”

“不一樣,論對所選作品的理解,還是比不上方召。”

那名教導員目光微閃,湊過來問:“那幫小家伙們就沒鬧點事?”

“乖著呢!”古芒道。

“嘁,古芒你這話跟外面的人說說就算了,當著咱們的面還玩這些虛的,那幫小家伙們什么性子咱能不知道?”

“哎,這次我可真是實話實說,不信你們隨便挑什么時候過去看。”古芒大笑道。

幾個教導員心里還真不信,也不另挑時間了,起身就一起過去青少年樂團那邊瞧了瞧,回來時都一臉驚奇的樣子。

“少見啊,難得看到他們這么聽話,轉性子了?叛逆期過了?成熟穩重了?”

古芒想到什么,吭哧吭哧笑了好一會兒,才說道:“當然沒那么容易。就昨天,單排的時候一個重機的小子表現不太好,方召找他談話。”

其他幾個教導員露出了然的笑。

軍事演習或者遇到戰事的時候,重型機甲一般都會沖在前線,夠勇猛。相關專業培養出來的人才或多或少性格受到影響。

但也就是太勇猛了,顯得攻擊性太強,不是隨便來個人就能管得住的。

那幫小孩兒真這么好教?

年輕氣盛,平時誰也不服誰,怎么可能老老實實地接受一個外人的指揮?

面對方召,重機的那名學員就是打頭陣的。

“他干嘛了?”那教導員問。

“他跟方召嗆聲,說‘你行你上!’”

“然后呢?”

“然后方召就真上了啊。”

其他教導員:“哈??”

“是斗琴還是……”一名教導員做了個握拳揮舞的姿勢。

“都有。要樂器比樂器,要武力比武力,不得不說啊,方召那真是個人才!”

“那不是將那小子打擊的夠嗆?”

“沒啊,方召還是很照顧他們情緒的。據我觀察,心理陰影不至于,但排練的時候乖多了。”

“要我說,就得找人治治那幫小的們!動不動就斗琴,真以為自己是琴圣?

年少不知天高地厚,總得讓他們知道人外有人,時時刻刻提醒他們一山還比一山高!

瞧瞧這次,被方召找過去‘談話’,回來不就安分多了?現在這么乖也是人家方召壓制得住!”

說著說著,那名教導員笑容收斂,“話說回來,我剛看到那邊的計劃表,不比咱們平時的標準訓練強度低,方召一個人扛那么多事,我瞧著都累,太拼了,身體撐得住嗎?”

他以前看過權威媒體報道方召的不少事跡,相比起其他藝術家,方召的體質肯定是強一些的,但,“畢竟是搞藝術的,沒法跟這些從小接受軍事化訓練的小子們比。”

“對啊,我瞧著其他受邀而來的藝術家們都帶幫手了,人家那助理能文能武,能幫分擔不少工作呢。方召帶助理了嗎?”

古芒面色復雜:“帶了,不過他讓助理照顧狗去了。他那助理就算不去遛狗,也幫不上忙,又不是專業人才,對音樂也不怎么了解。”

一名老教導員輕輕搖頭感慨:“方召還是太年輕沒經驗吶!他就該多帶個用得上的幫手,我看人家的助理都是可以協助統籌的,他家的助理竟然忙著帶狗?”

“一個助理兩個保鏢,都被他打發過去帶狗了,不知道他咋想的。理解不了現在的年輕人的想法。”古芒說道。

“狗奴啊他這是!”

“聽說他那狗值錢著呢!”

古芒嘆了口氣,“誰知道呢,我在那邊的時候就發現他每隔一兩小時就看一次信息,休息時候還通個話,都是問狗呢。”

此時,被眾教導員議論的中心人物,方召正跟南風通話。

現在是排練的休息時間,方召抽空了解一下卷毛的狀況。

今天一大早,隱星空港那邊的緝私隊就過來找方召,說讓卷毛去他們空港走一圈,最近空港的工作犬們正逢階段考試,讓卷毛也過去試試,也跟隱星的工作犬們切磋交流一下。

階段考試什么的,方召不擔心,他擔心的是卷毛一激動起來管不住自己的嘴。他將南風三人全部派過去盯著,也不能放下心,讓南風每半小時發一條信息過來。

南風開著視頻跟方召通話,“喂,老板,我們現在還在空港呢,一切安好!”

空港并不是哪里都能隨意開視頻通話的,連攝像頭都不準開,想接視頻電話得到指定區域。

南風現在就是在那里跟方召通話,四面都是墻,沒任何涉及個人隱私和軍事機密的東西,連桌椅燈具飲水機都是大眾款。

“空港那邊的工作犬階段測試還沒進行?”方召問。

“沒呢,好像是礦場那邊有點事,臨時出任務去了,半小時前剛回來。”南風跟方召說了下這邊的情況。

“隱星這邊的工作犬大部分都是大型犬,只有兩條中型犬,沒有小型犬,卷毛在這里是最小的了。不過咱卷卷不怕它們!還上去打招呼了呢!”

南風一想到當時的情形就覺得面上有光,“老板你知道嗎,卷毛在那些看起來很神氣的隱星犬面前不落下風,真是為咱長臉了!”

方召語氣微妙:“……它做什么了?”

正沉浸在喜悅與自豪中的南風并未察覺到方召的變化。

“沒啥,卷毛就是上去跟那些隱星犬們打了個招呼。”

“它怎么打的?”方召問。

“它就是過去聞了聞,然后舔了領頭的那條狗一下。放心吧老板,沒打架,真就只是舔了舔。”

“被舔的狗什么反應?”方召又問。

“像是被嚇到了,夾著尾巴縮回去還大聲吠叫,之后看到卷毛就避開。”南風說起當時的情形還有些得意,“咱家小卷就是厲害!”

在南風看來,一切都挺正常的,有些大狗工作能力是很強,但膽子未必大啊,有些還怕小狗呢。

方召眼角一跳,也沒跟南風多說,而是道:“讓卷毛過來,我跟它說兩句。”

“好嘞!來卷毛,老板要跟你說話。”南風將通訊器的攝像頭對準卷毛。

卷毛垂著尾巴走過來,一副心虛的樣子,哼哼哼的。

方召盯著卷毛看,看到它耳朵都耷拉下去的時候才出聲。只說了兩句。

第一句:“要乖。”

第二句:“管住嘴。”

看似很平和的兩句,聽在南風耳朵里卻忍不住肝膽一顫。

可怕!

毫無疑問,卷毛又挨訓了!指不定回去還得面壁!

對于卷毛挨訓這事,南風茫然。

老板干嘛對一條狗要求這么嚴?

不就是舔了一下?

“它做錯了什么?”南風小聲問旁邊的左俞。

“沒有吧?”左俞說道。

狗舔狗有什么錯?

沒錯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