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第476章 弱不禁風小卷毛

作者:陳詞懶調書名:未來天王 類別:其他類型更新時間:2019/09/21 21:26:47字數:2176
  嚴彪此時腦子里都是亂的,內心一連串的咆哮——

  [那是我平時遛的狗嗎!]

  [那種一個照面就將突擊機甲打趴下的魔鬼生物能叫狗嗎!]

  [那么小那么乖的卷毛啊!]

  [這TM是狗嗎!?]

  [是嗎!?]

  除了一開始看到的那點瞬間變身并拍趴機甲的兇暴場面,之后嚴彪連看都沒敢看,將自己藏進倉門與墻壁的角落陰影里。

  他有經驗,在白暨星服役的期間,每次出任務遇到那些極難對付的生物,對付不了的時候不要好奇,莫逞能,將自己和隊友藏好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讓它們注意到你。此時也一樣,嚴彪也將自己隱匿起來完全是經驗積累下來的一種條件反射,誰知道那個暴走生物會不會連他們都一起拍。

  然后嚴彪發現,左俞竟然還在偷看!

  大概看到什么極具沖擊力的場面,左俞的眼皮一直在抽動。

  只是聽聲音都知道戰勢暴烈,畫面嚴彪不敢想像。

  又過了十來秒的時間,一切平息下來。對嚴彪和左俞兩人而言不過是喘了幾口氣,卻感覺像是經歷了一場極為兇險的生存考驗。

  庫房內又安靜下來,嚴彪和左俞兩人呼吸都放輕,微不可聞。

  左俞探頭往門外快速瞥了眼,表情奇怪。

  嚴彪看向左俞,無聲地問:“結束了嗎?”

  “不知道。”左俞動了動嘴皮,也沒發出聲音。

  “那玩意兒是狗嗎?”嚴彪又問。

  “是……吧?”左俞面上更奇怪了。

  嚴彪對左俞這回答很無語,沒忍住也朝門外看了眼。

  只見坑坑洼洼的地面上,一條小型犬正躺在那里,渾身上下沒見到半點兒傷,卻哭得一抽一抽的,弱小無助又可憐。

  除了這條狗,沒別的了,機甲沒影了,連殘片都沒看到。仿佛之前看到兇暴場面聽到的各種聲音都是幻覺。

  嚴彪投過去一個仿佛懷疑人生的疑惑眼神。

  左俞表情木然。

  滋滋——

  通訊器信號恢復正常。

  緝私隊那邊聯系上了,救援隊也已經到達。

  嚴彪懸著的心依舊沒放下來,警惕地盯著躺在那里的狗,就怕救援隊過來的時候這狗突然暴起傷人。

  倉庫內的閘門和各個倉門控制恢復正常,一隊士兵以及緝私隊的兩名隊員跑過來。

  “你們沒事吧?”

  “突擊機甲呢?”

  “這間庫房的里外間倉門都是突擊機甲的穿甲激光炮造成的,不過地面和墻面這些坑是怎么回事?你倆知道嗎?”

  領頭的士兵過來問話,嚴彪和左俞保持沉默,只是搖頭,什么都不說。

  這事該怎么編?能怎么編?

  總不能說實話吧?

  他們自己都沒弄明白,得先見了方召再說,否則他們不會開口。

  而緝私隊的那兩名隊員過來之后,看了安然無事的嚴彪和左俞,就直奔卷毛。

  “小卷毛?怎么了這是?”緝私隊的人問。

  嚴左二人沉默以對。

  緝私隊的人不滿地看了他們一眼,蹲身安撫地輕輕摸了摸卷毛。這幾天他們自認為跟卷毛已經混熟了。

  “嚇壞了吧?”

  緝私隊的兩人滿臉心疼,“卷毛不怕啊,走吧,帶你出去。”

  卷毛依舊躺在那里,哭的像條弱不禁風的寵物狗。

  嚴彪和左俞:“……”

  緝私隊的兩人更心疼了。

  “唉,看來真的嚇壞了。”

  其中一名緝私隊隊員將卷毛從地上抱起。

  卷毛邊哭還蹬著狗腿,一副抗拒的樣子。

  見到這情形緝私隊的人反而笑了:“小狗腿還挺有力,看來精神不錯,沒大事。”

  站在十步之外恨不得離得越遠越好的嚴左二人神色復雜地看著他,深吸一口氣,硬著頭皮靠近之后想著將卷毛接過來。畢竟狗是他們的,遛狗是他們的任務,就算發生什么暴起傷人事件也應該是他們兩人頂著,不該是緝私隊的人承擔。

  然而,并不知道嚴左二人心理活的緝私隊隊員卻是滿肚子的不滿。

  避開嚴彪伸過來的手,那名緝私隊隊員說道:“你們站一邊兒去,我抱著!”

  “謝謝!”嚴左二人誠懇地道。

  緝私隊隊員心中輕嘲:這倆保鏢不行,問啥啥不知道,連遛狗都遛不好!

  在緝私隊的人看來,庫房這里之前肯定發生過什么嚴重事件,嚴彪和左俞肯定知道些什么,卻因為某些原因一直不愿開口,不過那些都是嚴左兩人的事情,與卷毛這條狗無關,既然無關,那就先將受到驚嚇的狗安撫好。

  難得見到一條如此優秀的狗,可不能嚇出心理陰影來,影響以后的工作能力。卷毛現在雖然是寵物狗,以后可說不準。這種狗,必須是屬于空港的!

  嚴彪和左俞被帶離,緝私隊讓他們先在一間休息室等著,限制了他們的活動范圍。

  等其他人都離開之后,嚴彪看了看休息室四周,沒發現監聽裝置,但這并不意味著沒有。保險起見,他沒有問得太直白。

  “怎么了?”嚴彪道。

  左俞知道嚴彪在問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也沒出聲,只通過眼神傳達:“你不知道?”

  嚴彪搖頭。他就知道個開頭和結尾,過程還真猜不出來。

  左俞木著一張臉,他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拿出什么樣的表情。重重嘆了嘆氣。

  嚴彪挑眉看過去,遞給他一個疑惑的眼神。

  左俞視線掃向旁邊桌子上放著的茶點,拿起桌上的一塊面包,抬手啪啪拍扁之后,面目猙獰地咬住撕成兩半,吞了,干干凈凈,然后將掉落的面包屑也一點點舔干凈。

  演示完后重新掛回麻木臉的左俞看眼神示意:就是這樣。

  嚴彪:“……”

  嚴彪使勁搓了搓臉,讓自己冷靜。

  然而內心咆哮更激烈——

  那可是突擊機甲啊!

  那么厚的皮啊!

  就這么輕易撕了嗎?!

  那么大的機甲就這么被吃干凈了嗎!

  它吃哪兒去了?!

  連個零件都不剩啊!誰都懷疑不到它身上!

  細思恐極!

  嚴彪在想,平時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卷毛是不是也吞了很多東西!包括人!

  他們簡直用生命在遛狗!

  一想到平日里擼狗的情形嚴彪就感覺后背涼颼颼的。

  他得謝卷毛不吃之恩!

  但回過神又想:

  卷毛究竟是什么東西?

  是不是外星生物?

  老板他知不知道卷毛會變形?

  理智上,嚴彪認為以方召的智商和謹慎,肯定了解卷毛的情況。

  現在再回想一下平日里每次遛狗或者照看狗的時候方召跟他們說的話,嚴彪身上都起了一層冷汗。

  休息室內,嚴左二人各自的內心掀起驚濤巨浪,不過面上瞧著都在發呆,一聲不吭沉默地坐在那里。直到南風的聲音響起。

  方召聯系不上嚴彪和左俞,就聯系緝私隊的人,之后便讓南風過來接人。

  緝私隊詢問了上面,得到許可后,讓南風過來了。

  南風到這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將卷毛從緝私隊那邊奪了回來。

  南風走進休息室的時候抱著卷毛,一邊安撫,視線從嚴彪和左俞身上掃過,他早就從緝私隊的人口中得知兩人安然無恙,親眼確認之后就放下心了。

  此時南風所有的智商都放在抱著的這條價值近三億的狗身上,至于戰友?

  戰友不是好好地站在旁邊嗎?連皮都沒傷。

  見嚴彪和左俞直愣愣看著他,南風眉頭一蹙,催道:“愣什么呢,走啊!趕緊去看看老板!”

  嚴彪:“……”

  不!戰友!我有話要說!

  動了動嘴唇,嚴彪還是將話憋回去了,只是用一種一言難盡的眼神看著正抱狗的南風。

  南風可不知道這兩人正擔心他的生命安危,抱著狗將嚴彪和左俞從緝私隊這邊領了回去。

  方召依舊躺在病床上,他現在也被限制活動范圍,就算傷口已經愈合,還是得躺在病床上。

  南風抱著狗領著嚴左二人走進病房。

  一進方召的病房,卷毛就從南風懷里跳下,垂著尾巴蔫蔫地跑過去,狗腿一蹬輕松跳上病床,低聲哼哼哼的,聽起來十分委屈,狗眼下是兩條明顯的淚痕,仰著頭讓方召看它脖子上光禿禿的狗項圈,然后趴在病床上哭到抽搐。

  嚴彪和左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