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降世 章三 過街

作者:清溪抱白云書名:凡人降世 類別:玄幻魔法更新時間:2017/02/06 13:34:34字數:2866
  一連三日,許宣都到劉府家去做工。管理后廚的大嬸顧念著許宣給自己念信的忙,并沒有給他安排重活累活。又看他年輕,問起他過往的經歷,怎么流落到此?家中父母的情況呢?問過之后,才了解到,原來是因為十一年前的天災人禍才到此境地,而父母嘛……許宣回想一會兒,說是在途中已經死了,埋骨他鄉。

  大嬸聽后,只能唏噓,想不到一個年紀輕輕的少年竟然經歷如此,唉,實在是……

  大嬸正想說些話來安慰許宣,但看著少年的的面目,實在太過平靜,仿佛那些往事都是別人的一般,說到父母的死亡時也多是平靜,將大嬸到了嘴邊的“別難過,以后好好過”又堵了回去。

  雖然這種平靜讓大嬸有些奇怪,但想著也才一個十來歲的人,而且發生事情的時候太小,沒有太多的感觸也正常,當下也不再多想,只把他安排了一些相對輕松的活計給他做。

  這幾天見他做事情勤快又有章程,是個不錯的做事的人,便在一日晚間,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時候,向他問道:“小許,你以后打算怎么過呢?”

  “怎么過?”許宣有些不明白,“每天能過下去就行了。”

  大嬸說道:“那這里有一個可以一輩子安穩的活計,你愿意做嗎?”

  許宣怔了一下,看著大嬸眼中的希冀,說道:“是什么?”

  大嬸道:“你也知道,在這附近的幾個地方,劉府可是一個大戶人家,那是別的人家不能比的……”

  許宣點頭,這個他知道的,雖然地方偏僻,不過劉家的財富確實不少,即使在一個繁華的地方,劉家可能依舊能排得上號。另外,有一些八卦也說,劉府可不止有錢這么簡單,還有一些其他的能耐。而旁人問有什么能耐的時候,那人卻含含糊糊,說不大清楚,只說見過身上有官差氣勢的人進去過,還和睦得很。

  大神看著許宣繼續道:“這些日子看你做事卻不錯,沒有其他人,得空便偷懶的樣子,是個安穩做事的人。這幾天老爺想著府里人還是太少,想再招幾個人,你愿不愿意留在府里?”

  許宣愣了住。

  大嬸見許宣沒有一口答應,便又道:“你也是鎮上的人,劉府的情況你當然也聽人說過。老爺待人最是寬厚,你若是留下來,以后一輩子的吃喝也就有了著落,不用再像現在這樣,到處給人做工維持生計。你又會認字,看起來也不傻,只要有心,多學學,以后想必還可以更好,不一定只是個普通的下人。當個賬房先生也說不定呢!你好好想想。”

  許宣沉默片刻,溫和地笑著說道:“一個人野慣了,怕到了府里后壞了府里的規矩,還是不了。”

  大嬸說道:“這幾天在府里面,你不就規規矩矩的嗎?那里會壞什么規矩的!”

  許宣說道:“那只是偶然嫻靜下來,平時還是喜歡自由自在的。一輩子的事情,那么久遠,我還沒有想那么多,現在這樣也挺好。多謝您的好意。”

  大嬸還想再說,但見到許宣那滿不在乎的神色,也不好再說,只能道:“其實看老爺的條件,我覺得你的完全滿足的,不來實在可惜,每月可有一兩多的銀子呢,而且活干得好,還有漲。你再回去想想,什么時候想通了就來找我。給后門守門的黑六說是我的子侄就行,他會開門的,最遲明天下午前。”

  許宣本來想直接拒絕,但看著大嬸一臉認真,心底有一絲暖意,竟沒有一口回絕,說道:“好吧,我回去再想想,想通了就來找您,明天中午前肯定給您答復。”

  大嬸滿意地點點頭,目送許宣離開。

  今天已經是最后一天在劉府里做事情,客人該來的都來了,遠方來的大都已經回去了,剩下的是一些本地的鄉民,人數一下子減少了許多,所以并不怎么忙。今天收拾完,比起前兩天要早得太多。

  許宣出門的時候,夜幕剛剛降下,只稍許朦朧,行無礙。

  晚飯已經吃過,也不急著回到河邊的草屋,就沒有像來時那樣找捷徑,而是依著正常道路,往鎮外圍走去。

  許多人家才用吃完了飯,晚上的時候,小鎮又無什么娛樂的設施,太陽剛落山,石板上的熱氣未消,依舊有些燥熱。這些人便搬了板凳,坐到檐下,幾家鄰居湊在一起聊天,說說自己遠近的見聞,幾人一起哄笑,一起驚訝。

  許宣走在路上,掃了一眼一派祥和的大街,微微一笑,腳下也稍微慢下一點,看著這些歡笑著的人。

  他穿過重重街道,走在一條僻靜的街上,腳步又快了起來。這條街上少有人住,到了晚間,更是絕少人來,許多人寧愿繞遠路,也不是那么想走這條路。

  但今天許宣心情輕松,在劉府三天,得了近兩百個銅錢,是近來少有的大筆收入了。他除了幫人家做一些零活外,也時常到附近山上去,按著以前逃荒時候從一個同行的人那里學來的方法,做一些小陷阱,隔三差五便可以逮到一只山雞或者野兔之類的東西,可以拿到鎮上去賣,能得不少的錢。

  但最近運氣卻有些差,已經二十來天沒有捉到東西了。連續二十多天沒有捕到獵物,許宣都懷疑是不是山里的野物都認識自己做的那幾個陷阱了。但一想,覺得好笑。便以為是陷阱的問題,但經過試驗后,發現陷阱是好的,沒有什么問題。

  在山里游蕩了半天,卻沒有如平常那樣,一會兒就可以驚起一只野雞,逛了許久,一只也沒有找到,仿佛一夜間躲了起來,讓他好生郁悶。

  收入少了一大截,要存到四十兩銀子,也不知道得什么時候。這關鍵時刻的近兩百個銅錢,給了他莫大的安慰,感覺到懷里略微有些咯人的銅錢,許宣一陣輕松。

  當他走進這條街到的時候,只覺得人少,一時還沒有想過來,越往前走了幾步,看到街旁一些靠在墻上的、舉止懶散的人的時候,這才發覺自己進了這條鎮上無賴最愛的街道。許宣抬頭看了看,離街盡頭沒有多遠了,也懶得再轉身,就徑直往前走。

  以前他才到這小鎮上的時候,什么也不知道,也走了這條街一段時間,那時候也是懶懶散散的人靠在兩旁,彼此嬉笑怒罵,看著一個小孩在傍晚的時候過去,戲謔幾句,倒沒有其他什么。

  許宣走在街道中間,看見街那頭忽然跑出來三個人,后面跟著七八個人,也快速跑過來,正用手指著前面那幾人,嘴里怒罵不停,看樣子是在追那三個人。

  有幾人在靠墻的地方升了一堆火,在烤著魚,烤魚的香味混合著碳味飄蕩在空中。許宣借著墻根的火光,看清了跑過來三人的面孔。看著最前面的那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許宣忽然愣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