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降世 章四 爺爺與孫子

作者:清溪抱白云書名:凡人降世 類別:玄幻魔法更新時間:2017/02/07 10:58:26字數:3972
  三人身后追著幾人大罵:“給老子站住,幾個狗崽子!還敢跑!”

  三人最前面那人一邊跑著,還不忘回頭嘲笑后面追著的人:“你嘴張得越大越好,這樣就可以盡情地吃你爺爺的屁了!”

  街上的人聽著這個話,盡都大笑起來。

  有些認識后面幾人的,已經叫了起來:“牛老二,你怎么就只大叫啊?快追上去啊!”

  另一人起哄:“老二,你連這么個小子都追不上,你這老二到底行不行?”

  語氣戲謔,大家都聽出了其中的下流意思,哄然大笑。

  那個名叫牛二的漢子一邊追一邊回應:“狗蛋子,滾一邊玩去,別耽誤你爺爺的事情!”

  那起哄的人回道:“好好,我就看你追不追得上。”

  這起哄的人本來站在街道中間,如果愿意的話,完全可以攔下跑來的三人,但他完全沒有插手的意思,見那三人沖過來,退到墻根上,不作任何阻攔,這條街上的任何一人都是如此,眼睛盯著追與逃的人。

  許宣看著沖過來的三人,卻因為太近,幾人也沖得太快的關系,一時閃避不及。雖然已經本能地往一旁挪動了一些,但還是慢了一拍。而三人中最前面那人又回頭反罵追他的人,沒有看到前面的許宣。

  他身后跟著的兩人提醒道:“黃皮,小心!”

  前面那個叫黃皮的青年聽見伙伴的提醒呆了一下,忽然察覺前面有一個身影,一驚之下,大聲吼道:“滾開!”正要往旁邊挪去,但那個人也似乎被驚住,也往旁邊移動了一點,兩人撞在一起。

  黃皮的兩個伙伴想拉他一把,但聽到身后踏在石板上追來的沉疾腳步聲,又猶豫了一下。聲音越來越近,終于還是沒有停下來,扔下同伴,往街那頭跑了。

  黃皮與許宣撞在一起,他身高體壯,許宣只是少年,被他撞了個人仰馬翻,他卻只是往后踉蹌了幾步,有些不穩罷了。他站定之后,看著倒在地上、捂著胸口呻吟的少年,嘴上罵道:“小雜種,這么寬的路不走,非要走你爺爺走的路,嫌命長是不是?”

  許宣身體瘦弱,經他這么一撞,人飛出老遠,感覺仿佛被一輛疾馳而來的炮彈撞擊了一般,頓覺眼前昏暗,倒地好久后才緩過來,聽著青年的大罵聲,也說不出話來,只是感到十分的難受。

  黃皮罵過許宣后,拔腿就跑。但剛剛被許宣這么一耽擱,速度降了下來,陡然間速度沒有提上來,不像后面追著的幾人,一直保持著高速。才跑兩步,就被后面的幾人追上,拉住他的衣服后心。

  黃皮反身一腿踢在拉住自己把人肚子上,把那人踢倒,松開了拉住自己的手。埋頭往前沖去,那個叫牛二的漢子在他身后喊道:“你他媽的站住!”

  黃皮頭也不回,回應道:“傻子才喊站住!”

  話才說完,背后傳來劇痛,人悶哼一聲,猛地飛了出去,比剛剛許宣飛出去的勢頭還猛烈,被重重摔在地上,半天起不來,猶如死魚一般,手上臉上也摩擦出長長的血痕。

  原來牛二見他還不停,怕給這樣追下去,又給跑了。剛剛已經跑掉了兩人,如果這人再跑了,還不得讓人笑話?

  見距離不遠,急忙之間,居然想起了早年學來的那么一丁點功夫。身子飛起,一腳踹在黃皮后心,將他重重地踢翻過去。見黃皮倒在地上,手撐在地上動了幾下、要起身的樣子,心中一急,怕他再跑。但見他剛剛一動,又倒了下去,似乎剛才那一腳很重,讓他起不來,又放心下來。

  一聲冷笑,牛二走到黃皮身前,抓起他的頭發,將他頭提高了一點,看著他冷聲道:“再跑啊,不是跑得很歡嗎?”

  黃皮咧嘴一笑,張了口想說話,卻沒有聲音,看來還沒有緩過來。

  牛二看著他的笑容,心頭煩躁,一手提著他,一手在他臉上啪啪啪幾個響亮的耳光打過去,罵道:“小畜生,不給錢還敢上紅船。”

  黃皮被打了幾個清脆的耳光后,臉立刻腫了起來,也似乎終于清醒過來,看著面前牛二充滿怒氣的黑臉,剛才嘲諷的面容立刻變色,轉瞬堆起了笑容,笑嘻嘻地承認錯誤,說道:“牛二哥,大家都是鎮上的熟人了,抬頭不見低頭見,何必這么……”

  話還沒有說完,牛二又在他臉上打了個耳光,喝道:“誰是你二哥?老子是你爺爺!剛剛不是要爺爺在你身后吃屁嗎?現在呢?今天不把你打成屎,別人還當我牛二好欺負!”

  黃皮臉上笑容不減,對剛剛的挨打似乎沒有一點怨恨,改口說道:“是是是,你說是什么就是什么!論資歷論能力,小子拍馬也及不上您老半分。如果能有您這么厲害的爺爺,小子高興都來不及呢!”

  牛二手高高揚起,原本要落在黃皮臉上,聽見黃皮的話后,愣住了,頓在空中。接著不遠處的火光,他仔細地瞅了瞅黃皮,黃皮生了一張長長的馬臉,臉上坑坑洼洼,如同凹凸的泥面,一雙狹長的眼睛,給人第一感覺并不好,但此刻有火光映著,卻顯得很靈活。

  牛二看了他半天,嘿了一聲,回頭看了幾個一同追來的人,幾人哈哈大笑。

  牛二嘀咕了一聲,“老子可沒有你這么大的孫子……”聲音很輕,旁人只能看見他嘴唇動了動,卻不知道說了什么。

  咳嗽一聲,牛二繼續道:“剛剛不是要爺爺……老子在你身后吃屁嗎?現在呢?今天不把你打成屎,別人還當我牛二好欺負。”

  黃皮立刻否認道:“不是我說的,是那跟我一同來的那兩個人中的柳大眼說的,我對您老尊敬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說出這樣混賬的話來?”見眾人不信,又發誓道:“如果真是我說的,我就是你孫子!”

  街上的人皆是一怔,連撐在地上、正要起身的許宣也愣住了,想不到這人說過的話轉眼間就不認,臉厚無恥至此!

  牛二也是一怔,他身后的幾人起哄道:“牛二哥,恭喜恭喜!恭喜收了一個好孫子!”

  牛二回罵道:“去你娘的,我媳婦都沒有,有個屁的孫子!”

  “你手上提著的,不正是你的乖孫子嗎?”聲音很大,傳到街上,眾人都是大笑。

  “誰要一匹糟馬當孫子?”牛二看著黃皮的長馬臉,立刻松開手,站了起來,“今天追這小子追了這么久,還跑了兩個,不把他打成屎出口氣,心里老大不舒服!”

  牛二挽起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場的模樣。

  黃皮沒了牛二提著頭發,緩了一口氣,連忙站起來,退后幾步,說道:“您老可不能打!”

  “呵,都這樣了,還想別人聽你的話?你那兩個小弟早就扔下你跑了。”幾人圍了上來,把他逼在墻根。

  黃皮知道誰才是主事的人,看著牛二認真說道:“我一點也不懷疑您幾位能把我打成屎,但是你們想想,屎多臟啊。真要是經各位手成了那樣,那你們這手不就成了……”說到后面,似乎有些難以開口,“不就成了攪屎棍了嗎?以后你們吃飯的話,不是……”

  他剛說完,幾人立刻扭頭,看著火堆旁那位正把手伸向烤魚的圍觀人士,仿佛預見到什么,忽然感覺有些惡心。

  被他這么一攪和,又跟著笑了好幾次,大家的怒氣都消了好些,牛二臉上也不再是怒氣沖沖,說道:“今天勞動這么多的兄弟,你總得給個說法吧?”

  “啊,這個是必須的。”他手伸向身側的錢袋,打開里面,拿出許多碎銀子,加起來有一兩多的樣子。拿了錢后,他親熱地抓起牛二的手,唬了牛二一下,仿佛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但看著他滿臉堆笑,手中還有不少銀子的時候,這才停住,安心地接受了到手的銀子。

  黃皮說道:“想必各位有些口渴,這點銀子,請各位喝個茶。”

  牛二接過銀子,咳嗽一聲,說道:“這跑了半天,我們都餓了……”

  黃皮臉色微微一變,但立刻又恢復笑容,仿佛從始至終都是滿臉的笑容,咬了咬牙,又從錢袋里摸出一個分量不輕的銀子,說道:“各位勞累了一下午,這二兩銀子還請去吃個飯,好歇息歇息。”

  見牛二猶自不滿足的模樣,他翻開錢袋,里面空空的,信誓旦旦地道:“真沒了,這就是小的這些年來攢的全部的錢了。”

  牛二向一人使了一個眼色,那人上前,在黃皮身上摸了一遍,然后搖了搖頭。

  黃皮一邊笑著討好牛二等人,一邊苦著臉訴苦,“明天的早飯錢都給您幾位爺爺了,我已經見識過你們的能耐,怎么敢騙你們呢,是不是?”

  幾人看著他苦著臉的樣子,哈哈大笑。

  牛二走上來,輕輕拍著他的臉,說道:“現在我倒有些想要一個這么有錢又實誠的孫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