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蹤圣隱 第一六零章 一寺一觀兩座院

作者:古道三變書名:仙蹤圣隱 類別:玄幻魔法更新時間:2017/02/10 13:34:11字數:3807
  道生峰上的殘陽已經褪去,整個圣隱山被一場微涼的秋雨籠罩。

  大比已經結束了,但再冰冷的秋雨也無法澆滅弟子們的熱情,所有人討論的話題只有一個,仙隱堂那位菜鳥大師兄究竟什么來頭。

  按照現在圣隱六分堂的排名,圣光堂還是第一,而且楊修文在道生峰上已經對凌動做出了最強勢的回應:個人戰,一對一,但這一切絲毫不會影響到凌動在圣隱堂擁有的人氣,哪怕仙隱堂現在還不如圣光堂,哪怕凌大師兄現在還不如楊大師兄,但四年后呢,八年后呢……

  仙隱堂的弟子一個個嘴都快合不攏了,慶功宴開了一場又一場,從最開始的寒門流水席變成了現在的豪門盛宴,不僅羅廣通和孫可親自登門道賀,就連圣光堂也派出精英弟子同賀同飲,更不要說和他們一向走得較近的碧云堂了,幾乎是傾巢而出……

  男女搭配,喝酒不醉!

  周恒又一次去了趟東崖的劍廬,然后盯著破墻上的巨大叉叉看了半天,再將滿杯的酒倒在地上后,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漢終于哭了個稀里嘩啦。

  不管是歡笑還是眼淚,所有人都在肆無忌憚地釋放著,只有仙隱堂的菜鳥大師兄除外。

  大戰前的緊張感?

  絕對不會,這個詞壓根不會和凌動沾上半點邊,之所以不能肆無忌憚,是因為他所在的地方和面前站著的這個人。

  “道生峰一戰,我聽說了。”莫南山負著雙手,語氣和臉色一樣平靜,“為什么會選擇圣隱堂?”

  凌動又開始摸起了鼻子,依稀記得第一次見到莫南山的時候,對方也是問了同樣的問題。

  “你和修文不同,他從小就入了宗門,在圣光峰長大,這里是他的家。”莫南山走了兩步,繼續說道,“你不一樣,你翻過那座山,也知道山外的世界,所以,所謂的春秋狗屁四大宗門,其實什么都不是。”

  “弟子從來不敢這么想。”凌動瞪大了無辜的雙眼。

  “這個問題我也問過修文,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嘛。”莫南山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他說要繼往圣之絕學,開春秋之太平。以他的見地,說出這樣的抱負,我信,但這句話如果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的,我保準踢爛你的屁股。”

  凌動微微一怔:“其實……弟子不如楊師兄,也沒有什么抱負,宗主要聽實話嗎。”

  “當然!”

  “就因為翻過那座山,才知道路不好走。”凌動揚起頭,憨然一笑“有了宗門,好歹算有個歸途,如果這個歸途都沒有了,那豈不是只剩下去路了。”

  莫南山愣了愣,然后帶著笑意破口大罵:“小畜生,這么說圣隱堂倒成了你以后偷懶歇腳的地方了。”

  凌動立馬一臉的委屈,說道:“宗主,弟子是人,不是神!”

  “人累了,可以停下來歇一歇,但圣隱堂卻不能歇。”莫南山伸出食指在凌動的腦袋上“兇狠”地點了一下,“不要以為多走了一些地方,就了解了這個世界,說到底你還是在山中打轉,什么時候離開這座山,去到稻湖畔的凈土走一遭,才算真的長點本事。”

  “稻湖畔的凈土?”凌動眨了眨眼睛,第一次聽說這個地方。

  莫南山揉了揉眉心,似乎陷入了久遠的回憶中,許久后,才點點頭緩緩開口:“凈土有一寺、一觀、兩座院,北柯寺,南門觀,西洲的神院和東洲的書院,那里究竟是個什么樣子,將來有機會你可以自己去看一看,總之一句話,不入凈土,枉為修士!”

  凌動眼神中也流露出好奇和神往,他抿了抿唇,猛然間響起莫南山經常提到“院長”這個詞,于是開口問道:“宗主也是出自凈土的書院吧。”

  莫南山微微一愣,接著苦苦一笑,說道:“我是書院最不成器的弟子。”

  這句話或許有自謙的成分,但莫南山的態度中可以看出他對書院的尊重,凈土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地方,書院里面究竟是什么樣子,凌動皺了皺眉。

  “曾經聽老周說過,你和攬月宮的寧無缺在落鏡城有一個四年之約。”莫南山話鋒一轉問道。

  凌動猛然一震,怎么也想不到莫南山忽然間會扯到這件事情,所以他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年少真輕狂!”莫南山呵呵一笑,望著凌動喃喃說道“又是一屆問鼎大會,去吧凌動,我批準了,你就代表圣隱堂,去和春秋的各大宗門的年輕俊杰掰一掰手腕。”

  在春秋,沒有任何盛會可以和問鼎大會相提并論,哪怕是新皇登基也做不到,如同圣隱堂的六堂會比一樣,問鼎大會是春秋各大宗門年輕一代翹楚展示實力的舞臺,同時也是各大宗門重新論資排輩的機會。

  唯有弟子才是宗門的未來,所以宗門的排名就取決于弟子在六年一度問鼎大會上的表現。

  “四年后,瓊花開月圓日,奉天城攬月峰,春秋王朝的宗派大會上,我等著你!”

  凌動眼神中流露出復雜的情緒,和寧無缺的四年之約偶爾也會想起,只是這四年,他爬過很多山,認識了很多的人……更何況自己早已破境,道心清明,當初的那股悲憤漸漸被時間沖淡,這一戰更像是一種履約,但這一份履約將要在問鼎大會上完成,那就演變成了一種責任。

  四年了,他不再是當初落鏡城中的紈绔少年!

  “修文會和你一道去,他是宗門的大師兄,為人沉穩,經驗也足,對其他宗門的情況也比較了解,有什么事,我希望你們倆能商量著來。”莫南山說道。

  凌動撓撓頭,狡黠一笑,問道:“宗主,萬一我和楊師兄的意見相左,該怎么辦?”

  這只是一句玩笑,但莫南山卻負著手來來回回走了十幾步,才正色道:“三天后,你不是和修文有一戰嘛。”

  “就這么簡單!”凌動滿臉狐疑。

  “就這么簡單,修行修心,這一戰無論成敗,我都會安排修文入席長老閣,不是因為他的強,就是為了他選擇圣隱堂的理由。”莫南山點點頭,同時目光望向案桌上那幅巨大的“隱”字。

  ……

  圣隱峰的這場秋雨特別奇怪,下了整整三天,卻在萬眾期待的圣光峰一戰前一刻停歇了,圣隱峰上空終于露出晴朗的天空,但所有弟子的心頭很快又被一朵更濃的鉛云籠罩。

  長老閣有令:圣光峰一戰,所有弟子不得旁觀。

  就連所有的圣光堂的弟子都被派往圣光峰下,負責阻擋其他分堂弟子涌入圣光峰。

  從一大清早開始,峰下就已經黑壓壓的一片,未干的雨葉在無數弟子焦急的等待中,發出嗦嗦的聲音,秋風在山澗打著轉,訴說著不甘和怨恨。

  這是圣隱堂年輕一代有史以來最強的一戰!即使他們卻無法成為見證者,那么他們也要做到成為這個故事的第一個聽眾。

  從凌動踏上圣光峰的第一步開始算起,在四個時辰后,圣光峰上終于傳來了消息:

  楊修文,勝!

  圣光堂開始歡呼雀躍,后三堂的弟子垂頭喪氣,好在仙隱堂大師兄下來的時候,眼神依然銳利,步伐依然穩定。

  也是,還年輕,失敗是成功的娘,以后的機會有的是。

  消息很快傳到了圣隱峰,臨崖遠眺的莫南山在得知這個結果后,居然長舒一口氣。

  身后,陳師祖站在風中笑嘻嘻地說道:“其實宗主早知會是這個結果?”

  莫南山轉過身微微一笑,問道:“知道我為什么喜歡他嗎?”

  “悟性高,懂得堅持,做事又有分寸,做人有自己的原則,誰都會喜歡的。”

  “這只是一方面,最難得的是他懂得如何與人相處。”莫南山搖搖頭,說道,“對上不高攀,對下不屈就,這樣的感情才能持久!”

  圣光峰一戰的三日后,長老閣再頒新令:楊修文入席長老閣。

  又三日后,又一條新令再次引爆整個圣隱堂:長老閣再增一席,仙隱堂凌動入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广西 旅游